[fate/stay night-伊利亚]

       “依莉雅,等一切结束后,我就来接你”

 

       切嗣在说完这话之后便再也没有回来,之后便得到了他背叛我们一族的消息。阿,也对。他本就为了圣杯而来,又怎么会遵守对一个人造人的诺言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一族的存在便是为了圣杯,从多久开始变成这样我也不太明白,起源太久远了,久到,连愿望这种东西也开始渐渐模糊。为了圣杯我们把自己的身体改造成适合的模样,虽然寿命会减短,这种事也没关系。身体只是容器而已,若能得到圣杯,一切会都值得。在第四次圣杯战争来临之时,我们找到了合作者,那个男人带来了希望入赘到我们一族。召唤出了saber,我们得到了最强的牌与操作者,胜利在握。然而最后,那个男人却背叛了我们,毁坏了圣杯。而我,则留在爱因兹贝伦城堡与冬日长伴。等待下一次圣杯战争来临。

       爱因兹贝伦城堡永远都是冬季,我的身体也永远是幼小的模样。分不清时间过了多久,当森林的结界渐渐变弱,我明白离下一次战争日子不远,上一次的背叛让族人醒悟过来不能相信外来者,只能相信自己的血缘,于是族人决定打破规则,在战争开始前两个月事先将berserker召唤出来,剩下的就是提前召唤的代价,barserker的举手投足都会令我痛苦不堪,为了不辜负提前召唤稳操胜券我必须不断跟barserker磨合,开始会痛苦得尖叫。渐渐也意识到这样的行为不会有人垂怜,族人只会考虑我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容器。如果切嗣没有背叛我们就好了,如果我不是master就好了,偶尔也会这样想,现实的痛击告诉我本就是无依无靠。省去了哭闹诅咒,如果能变强让那个人刮目相看。那就不再逃避,即便消减生命也非做不可。也只能这么做。

       这样与barserker的相互折磨持续到圣杯战争开始,渐渐的成长适应让情况有所好转,冬之森林的结界从战争开始就消失不见终于可以出去到外面的世界。我想,还是想见那个人,质问他为什么背叛我们,想问清楚为什么不来接我。即便是为了斩断牵挂也好,我想我需要这么做。等到出去之后却得到切嗣已经去世消息,太过分了,总是这样自作主张,连这种机会都不给我,这样一来不就把我当做傻瓜一样了吗?到头来我到底为了什么存在着,圣杯吗?愿望吗?愿望这种东西,或许我还是有的吧。

绕到卫宫府门口,切嗣留下的结界很周密,跟爱因兹贝伦城堡森林里防守侦查的结界不同,这里的结界让人有种暖洋洋的感觉。顺着坡道往下遇到切嗣的养子,正好撞上他的目光,卫宫士郎。既然遇到了就打个招呼吧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大声喊出来会死掉的噢,大哥哥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     昨晚跟新的内容对切嗣还抱有幻想的依莉雅好心疼

       下一周我有点不忍心看… (但我还是会看)  闪闪你有点人性阿,切嗣快让你儿子还债啊,拼死也要跟小姐姐聊聊天阿…

       头一次写这种,或许有天觉得耻得不行就删掉了吧。

评论(6)
热度(5)

© 兔二狗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